特別代理全國各地50萬元以上疑難執行案件 返回首頁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您是第 0683905 位客人
 
關于我們 成功案例 執行改革與探索 執行工作動態 執行法律文庫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誠聘英才 收費標準
 
  
 
    ◎  最高人民法院密集出臺三規定完善執行規范體系
[工作動態]
最高人民法院密集出臺三規定完善執行規范體系 來源:人民法院報   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了《關于人民法院辦理財產保全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財產保全規定》,《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變更追加當事人規定》,)兩個司法解釋和《關于嚴格規范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規定(試行)》(以下簡稱《終本規定》)一個規范性文件,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孟祥、副局長趙晉山出席發布會介紹有關情況并回答記者提問,最高人民法院新聞宣傳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王玲主持發布會。 擔保數額“降”了:不超過百分之三十   孟祥介紹說,在實踐中,因財產保全設置的要求偏高、司法實踐中執法尺度難以統一、操作不規范等引發的保全難和保全亂問題比較突出,難以保障債權、有效遏制債務人隱匿、轉移財產,難以平衡保護債務人合法權益,《財產保全規定》的出臺,旨在充分發揮保全制度應有的作用,從源頭上緩解執行難。   《財產保全規定》中對申請訴訟財產保全的擔保數額進行了調整,規定訴訟保全的擔保數額不超過請求保全數額或爭議標的財產價值的百分之三十。孟祥介紹說,民事訴訟法對擔保數額未作規定,但實踐中一般要求當事人提供相當于請求保全數額的擔保,這一擔保要求過高,導致保全適用比例過低,而此次擔保數額的調整大大降低了當事人申請保全的成本,將使保全充分發揮作用。同時,《財產保全規定》明確了可免于擔保的情形,對于贍養費、扶養費、撫育費等涉及弱勢群體以及公益訴訟等案件,規定可以不要求申請保全人提供擔保。   為了落實中央提出完善依法保護產權制度的要求,防止超標保全、惡意保全、亂保全等現象,《財產保全規定》明確,要在確保實現保全目的的情況下,依法保護債務人產權。《財產保全規定》要求,人民法院應當選擇對債務人生產經營活動影響較小的財產進行保全,對廠房、機器設備等生產經營性財產進行保全時,指定被保全人保管的,應當允許其繼續使用。財產保全期間,在不損害債權人合法權益的情況下,允許債務人對被保全財產自行處分。《財產保全規定》強調,不得超標保全,對銀行賬戶進行保全時應當明確凍結數額。   為解決惡意延期解保問題,《財產保全規定》還明確,在仲裁請求被依法駁回等六種情況下,申請保全人應當及時申請解除保全。 變更追加“細”了:瑕疵出資等或擔責   《變更追加當事人規定》對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問題作了全面、系統、明確的規范,孟祥介紹說,執行當事人的變更追加不僅關乎多方主體的切身利益,而且涉及審執關系、執行效率、程序保障等諸多問題,為平衡各方利益,變更追加當事人必須始終堅持法定原則,變更追加事由要嚴格限定于法律、司法解釋明確規定的情形。   《變更追加當事人規定》明確,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因公民死亡、法人或其他組織合并分立等發生概括繼受,或者因債權轉讓、離婚分割等發生特定繼受等八種情形,權利承受人可以申請變更追加自己為申請執行人,而可變更追加的被執行人包括瑕疵出資有限合伙人、對瑕疵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公司發起人、出讓瑕疵股權的股東、違規注銷企業的清算責任人、承諾對被執行人債務承擔責任的主體、無償接受行政命令調撥財產主體、財產混同的一人公司股東等。   在回答變更追加當事人出現錯誤時如何進行救濟的問題時,趙晉山表示,實踐中一般是通過異議復議來救濟,但此次司法解釋規定變更追加的情形非常多,有的相對復雜,有的相對簡單,所以在救濟途徑問題上也有所區別,如關于申請人的變更追加的救濟一律是復議,而在被執行人的變更追加方面,針對基于出資不足、抽逃出資、清算責任等實體責任需要追加第三人為被執行人等六種情形,《變更追加當事人規定》明確賦予各方不服裁定可以提起訴訟的權利。 終結程序“嚴”了:窮盡措施方可終結   據介紹,在執行實踐中,存在大量無財產可供執行案件,這些案件占到了執行案件總數的40%左右。孟祥介紹說,2009年以來,各地法院紛紛探索將終結本次執行程序作為處理此類案件的一項機制,2015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制定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時,對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制度予以正式確認,但對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具體標準、程序及其后續管理等一系列問題都沒有規定,因此《終本規定》嚴格規范了終結本次執行程序,防止為片面追求結案率而濫用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終本規定》對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程序性要件和實質性要件進行了嚴格的規定,程序性要件包括:已經采取了發出執行通知、責令被執行人報告財產等必要的執行措施;已經依法對被執行人采取限制高消費及非生活或者經營必需的有關消費、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懲戒措施;執行案件立案后已經超過特定期限;對于下落不明的被執行人已經依法予以查找,對妨害執行的相關人員已依法采取強制措施等。實質性要件是指已窮盡財產調查措施,未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或者發現的財產不能處置。   《終本規定》還對財產報告事項、窮盡財產調查措施等設置了近乎苛刻的細化標準,包括要對虛假報告、逾期報告予以懲戒,對被執行人的存款、車輛及其他交通運輸工具、不動產、有價證券等財產情況通過網絡和傳統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全方位查詢,對申請執行人的財產線索予以核實,必要時采取搜查、審計、懸賞公告措施等。   孟祥表示,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是暫時性終結,而非實體上的徹底終結,并不是法院不再管了,一旦申請執行人發現被執行人具有可供執行財產的,可向人民法院申請恢復執行,《終本規定》同時明確,終結執行程序后五年內,應當每六個月通過網絡執行查控系統查詢一次被執行人的財產,發現財產符合恢復執行條件的,人民法院應當依職權恢復執行。(記者 羅書臻) 責任編輯:程國維
 
Baidu 互聯網 站內搜索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